欢迎访问今日黄金网,专业黄金价格查询与黄金走势分析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 > 要闻 > 正文

全球债务持续攀升 朱民:“灰犀牛”风险居高不下

发布者:黄金 时间:2019-06-01 11:40:07 来源:今日黄金网
摘要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影响全球的金融危机,危机以来,发生了很多不一样的改变,全球债务持续上升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变化。通常一次大型金融危机后都会伴随着大规模的去杠杆和债务下降,但200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影响全球的金融危机,危机以来,发生了很多不一样的改变,全球债务持续上升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变化。通常一次大型金融危机后都会伴随着大规模的去杠杆和债务下降,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债务持续增加,这个特别反常的现象表明全球债务风险在集聚,这是全球面临的“灰犀牛”风险。

  全球债务总量上升

  从G20国家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量来看,全球非金融部门债务从2008年的约84.88万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约148.36万亿美元。2008年到2017年债务总量增加63.48万亿美元,年平均增速达6.4%,超过危机前2000年到2007年的债务增速6.1%,同时大于2008年到2017年GDP的增速5.2%。

  可见,金融危机后全球债务的增长速度大于GDP的增长速度,并超过了危机以前债务的增长水平。这是一个特别反常的现象。

  从G20国家非金融部门债务类别来看,全球非金融部门债务持续上升,其中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和居民债务均在不断攀升。2008年到2017年,政府债务总量增加25.87万亿美元,年平均增长速度到7.4%,超过危机前2000年到2007年的增速5.6%。企业债务在危机后总量增加10.97万亿美元,年平均增速达7.6%,超过危机前5.2%的年平均增速。2008年到2017年,居民债务总量增加了26.64万亿美元,但是年平均增速只有3.8%,小于危机前5.2%的增长速度。

  在金融危机后,全球非金融部门债务主要还是以发达国家为主,2017年发达国家非金融部门债务占比约为78%。债务总量从2008年到2017年增加了34.80万亿美元,年平均增长速度达到4.5%,小于危机前2000年到2007年的增速5.4%。其中,2008年到2017年政府债务增长了19.2万亿美元,危机后增长速度较快,达到6.7%,超过危机前5.1%的平均增长速度,并且超过了同期GDP的增长速度5.2%。企业债务在10年间增加了9.9万亿美元,危机后增速略有增加,从危机前的4.1%增长到了4.3%。居民债务增加较少,达5.7万亿美元,增速在危机后明显下降,2008年到2017年年平均增速只有2.2%,远远小于危机前7.2%的平均增长水平。

  从新兴市场国家来看,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量从2008年到2017年增加了28.67万亿美元,年平均增长速度达到14.4%,远远大于同期GDP的增长速度,超过危机前2000年到2007年债务的增速12.3%。其中,2008年到2017年新兴市场国家企业债务增长最多,达16.7万亿美元,危机后增速达16.3%,超过危机前13.3%的增速。政府债务和居民债务增加较少,分别是6.7万亿美元和5.3万亿美元。从增速来看,新兴市场政府债务2008年到2017年增速达11.1%,超过危机前的9.9%。居民债务增速有所下降,2008年到2017年平均增速达15.1%,小于危机前15.8%的增速水平。危机后新兴市场国家各债务增速均大于同期GDP增速。可见,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主要以政府债务增长为主,而新兴经济体主要是以企业债务增长为主。

  从各国家债务总量变化来看,2008年至2017年,中国和美国增加的债务总量最多。10年间,中国总债务增加24.4万亿美元,增速20.5%,超过危机前的16.4%平均水平。其中主要以公司债务增长为主,增长14.9万亿美元,居民债务和政府债务分别增长5.1万亿美元和4.4万亿美元。美国在2008年到2017年之间,债务总量增加14.2万亿美元,但增速为4.0%小于危机前7.9%的增速。

  全球债务风险上升

  在低利率的环境下,全球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和居民债务均不断攀升,随着杠杆率上升,几个主要经济体的偿债负担增加。具体来看,以美国、日本和意大利为主的发达经济体政府部门债务增长较快但政府偿债能力下降,新兴国家私人部门债务增长较快但居民和企业偿债能力都在下降,风险聚集。债务增加使非金融部门对利率变化更加敏感,如果杠杆率继续上升,偿债压力可能进一步加大。在未来利率继续攀升的情况下,政府部门付息成本增加,居民付息压力增大,此外融资状况趋于收紧,企业付息成本增加的同时融资成本也在不断增加,企业将更难偿还贷款,这可能导致金融体系出现更大的信贷风险。不仅如此,债务风险的集中暴露将会影响市场中投资者的情绪,引发经济的大幅波动。

  总体来看,2000年后各国债务危机爆发前,各个危机国家平均总债务规模占GDP比高达294%,比例最高时为2008年冰岛危机时期高达697%。从各类债务占GDP比来看,平均政府债务占GDP比为94%,最高为2002年阿根廷危机时的152%,居民债务占比平均是64%,最高为2010年爱尔兰危机时的112%,公司债务占比平均是136%,最高为冰岛危机时的524.5%。历史中每一次债务危机爆发与流动性和投资者情绪有很大关联,未来利率上升,流动性趋紧,债务风险较大的国家将面临更大挑战。

  综上,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并没有发生全球范围的去杠杆。在全球增长的债务中,主要由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的增长为主,发达国家在政府债务增长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全球债务上涨聚集了巨大的风险,同时增加了政府部门和私人部门的付息成本,部分国家债务负担较为严重,偿债压力较大。现在美国已经进入加息周期,虽然预计今年美联储会暂停加息,2019年全球利率继续上升的概率在下降,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主要发达国家已经进入加息周期,债务高企、经济增速放缓和利率进入加息周期的基本格局决定了世界金融市场正在进入债务风险“灰犀牛”阶段。

(文章来源:大众证券报)

关键词:
实用查询